日本名义GDP被德国超越

发布日期:2024-02-26 06:51    点击次数:102

2月15日,日本内阁府公布2023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调查结果。数据显示,2023年日本实际GDP同比增长1.9%,反映物价上涨的名义GDP增长5.7%。2023年日本名义GDP为591.482万亿日元,约合42106亿美元。而德国2023年名义GDP以美元换算为44561亿美元。这意味着日本名义GDP从世界第三位下降至第四位,被德国超越。

政府急于提振信心

经济规模是一个国家国力的直接参考指标。对此结果,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小林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GDP从世界第三变为世界第四,实在令人懊恼。但为了降低日本社会对GDP被德国反超的危机感,避免民众对日本国际地位下降的担忧,日本政府和经济界正努力寻找造成GDP数据遭逆转的“场外因素”。

数据公布后,日本政府和经济界相继发声,将此次日本名义GDP遭德国超越的主要原因定格在汇率和德国通胀率高两方面,试图将日本自身经济发展的问题“摘出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林芳正在2月15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日本政府将为提高工资而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同时通过支付金和定额减税,切实创造出收入增长超过物价上涨的环境以扩大消费。此外,林芳正还强调,换算成美元的GDP会很大程度受到物价和汇率动向的影响,因此在评估增减时需要多加留意。经济再生担当大臣新藤义孝也指出,国际地位除经济规模外,还由外交、文化等各个领域共同决定,所以“不必太担心”。

日本经济界也就汇率换算和德国物价上涨展开分析,并将其作为影响此次GDP结果的重要原因。汇率因素方面,经济界有观点认为,在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的持续作用下,日元贬值、美元增值处在历史性水平,这直接导致名义GDP换算为美元后的总额减少。多名经济界人士称,当前日元汇率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明显,小林健表示,如果美元兑日元汇率进入130日元水平,名义GDP就会维持现状,如果除去物价差异和汇率的影响,以购买力平价来考虑的话,没必要有过多情绪波动。此外,日本经济界还点明德国的经济表现并不突出。有观点认为,德国受大幅加息和商业地产市场调整的影响,几乎处于经济衰退的状态,此次名义GDP超越日本,是由于乌克兰危机的影响,德国的物价上涨幅度较日本更大,高通胀率拉升了GDP。

暴露经济发展困境

虽然政府和经济界部分观点试图将汇率和物价作为日本名义GDP遭德国反超的主要动因,但分析认为,日元贬值和物价只是导致日本名义GDP排名被反超的短期因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日本自身经济发展存在重重困境。内阁府公布的2023年四季度GDP速报值结果显示,除去物价变动,日本四季度实际GDP较三季度减少0.1%,换算成年率为减少0.4%,为持续两个季度负增长。其中个人消费环比减少0.2%,设备投资减少0.1%。可以说日本经济已经面临“技术性衰退”,陷入了物价上涨和经济停滞同时存在的滞胀状态。也有观点认为日本经济正处于依靠入境需求和对美出口稳定等勉强支撑的脆弱状态。

事实上,泡沫经济崩溃后的通货紧缩,依然对日本社会产生持续影响。作为内需支柱的个人消费和设备投资在后疫情时期恢复乏力,阻碍了日本经济的发展。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泡沫经济崩溃,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日本开始陷入通货紧缩的恶性循环,国内企业设备投资停滞不前,一直朝着降低人工费、削减成本的方向发展,生产率难以提高。日本生产率本部公布的针对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8个成员国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表示每人每小时能创造多少利润的“劳动生产率”排名中,日本仅位列第三十位。

此外,个人消费受到高物价、实际工资低的持续影响。有经济界人士认为,2023年四季度的日本个人消费实际情况可能比GDP统计结果还要糟糕。日本央行根据供给侧数据推算的消费活动指数,2023年四季度实际消费活动指数环比下降1.2%,为2022年一季度以来的最大降幅。虽然在2023年的春季劳资谈判中,日本工资涨幅实现提升,但今年2月6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每月劳动统计数据,2023年12月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的日本实际工资收入同比下降1.9%,为连续21个月下降。日本总务省数据显示,2023年,日本全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为105.2,同比增长3.1%,创1982年以来最高水平。而据日本帝国数据库公司近期调查结果,日本今年全年预计将有1万种至1.5万种食品涨价。有观点认为,高物价、实际工资持续下降,将进一步阻碍日本民众的消费意愿,国民的实际购买力将会进一步下降,无法摆脱滞胀的风险将会加大,这将为日本经济发展踩下“刹车”。

而未来,少子老龄化将给日本经济带来更大挑战。日本经济界有观点认为,少子老龄化带来的人口负增长导致消费者和劳动力数量持续降低,最终日本GDP被人口快速增长的印度超越只是时间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6年印度GDP将超过日本,日本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跌至世界GDP排名第五位。

为货币政策调整蒙上阴影

名义GDP遭德国逆转,经济发展陷入“技术性衰退”,实际工资水平持续下降,为日本乃至全球经济界对于日本央行货币政策调整时机的预判打上了问号。由于一段时期以来,日本央行不断发声,认为当前日本经济环境距离实现物价、工资涨幅良性循环的目标越来越近,经济界普遍预测,日本央行很可能将在今年春季劳资谈判后的4月份金融政策会议上调整当前的宽松货币政策,退出负利率。然而在2023年四季度GDP数据公布后,个人消费、服务业的低迷加大了政策走向的不确定性,目前春季劳资谈判在即,能否实现预期效果尚不明朗。经济界人士分析认为,未来应该将物价因素充分考虑在内,在劳资谈判时以实际工资上涨为目标,而并非仅是要求企业提高工资。也有观点认为,日本央行将保持谨慎观测的态度,不排除推迟调整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2024年初,石川县能登半岛地震给日本经济社会带来了严峻考验,灾后重建工作目前仍在持续。2023年11月,日本政府制定了大规模的综合经济对策,其中补助金计划和减税计划将在今年开始实施,但根据经济学界预测以及从目前实际消费拉动效果看,对GDP的积极影响有限。春季劳资谈判后,预计日本实际工资下降仍将进一步持续,加之物价高涨,民众生活压力将加大,消费意愿难以提振。

有分析认为,受汽车制造商因数据造假丑闻而停产等因素影响,2024年一季度日本工矿业生产指数可能大幅降低,日本经济可能连续3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从长远看,日本未来还将面临少子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和消费者数量持续减少的困境。有经济学界人士认为,日本政府必须加大力度应对少子化,实施劳动市场改革,进一步强化入境战略,充分运用好外国劳动力,并重新审视大城市集中化现象,以切实提升劳动生产率。这无疑是一项巨大的系统性工程。日本现政府如何挑好这副决定日本国际地位的“重担”,值得进一步关注。 (作者:陈益彤 来源:经济日报)